十大正规平台

散文

忆苦思甜

“现在日子多好啊,想吃啥吃啥,什么都能买到,以前那种苦日子再也不过了。”过年回家,陪母亲在选购物品时,她忍不住这样说。母亲的一番话把我的思绪也带到了小时候,那时候的日子确实苦,那时候的年也确实穷。

忆苦思甜

小时候,大家都很穷,平时日子里吃不到精细的粮,菜里边也很少见荤腥,几乎一年到头清汤寡水,所以孩子总是面黄肌瘦,看起来没有精神,大人们也吃不到好东西,劲儿就少,干起活来似乎总是蔫耷耷的。那个时候过年,是我们唯一的“想头了”,因为过年至少可以放纵一下,吃一些平常日子里绝对不会吃的食物,所以我们都盼着新年。

从进入腊月开始,我们这些小孩子就开始数日子了,那时家中有一本老黄历,每天早上家里的孩子就争抢着去撕日历,撕一页就意味着日子就少一天了。到了腊月那一本原先十分厚实的日历已经剩下薄薄的三十张,在孩子的心里,只要日历上没有页数了就意味着新年到了,所以我们家曾经发生过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。那是家里最小的弟弟,在腊月的某一天,晚上背着我们偷偷地把日历全都撕下来了,第二天一早,他早早地起床跑到我们身边说“过年啦,过年啦。”我们看着他一头雾水,结果听他说把日历全撕了,真是哭笑不得。但也由此可见我们对新年的期盼。

日历一页页撕下,当撕到最后一张时,新年就来到了。那时过年,没有什么钱能买肉,买水果,买零食,家家户户顶多准备一些猪肉和鸡蛋就再没有别的了,有些家庭条件更差的,过年了也吃不上一点肉。记得我们家人口多,肉少蛋少,孩子们又馋,母亲做好一碗烧肉后,自己从来都不吃,父亲也是从不会向肉碗里伸筷子。他们把好吃的都让给了我们,自己却大口大口地吃着黄菜叶。记忆中有一年我们家翻新房,家里的钱全都用来盖房了,过年没有钱买肉买蛋,而我们的肚子里已经一星点油水都没有,都嚷着要吃肉,要吃鸡蛋。母亲被我们嚷得没有办法,去邻居家里借了几个鸡蛋,至于肉,母亲最终没好意思张口,因为大家都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吃上一口。那几个鸡蛋,母亲为我们炒了一顿蒜苗炒鸡蛋,鸡蛋端上桌没多久就被我们吃得干干净净,当我们眼巴巴地看向母亲时,母亲头一次对我们说了重话:“吃吃吃,家都给你们吃穷了!”但我听到了她声音里的颤抖。

现在生活好了,日子富裕了,那样贫穷又难堪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,再回过头去看看,心中满是欣慰。我们这一辈和老一辈乃至上上一辈,对于过年是刻在骨子里的执着,虽然当下年味已经没有了,我们依然对新年满怀期待,因为我们曾走过艰苦岁月,更珍惜当下的生活。(汉钢公司计量检验中心 翟亚南)

十大正规平台-十大正规体育平台
Baidu
sogou